舊時,有一張姓地主,打算修一學堂,以利鄉里四鄰孩童讀書,尋一黃道吉日,那算卜先生道,初八日子甚好,便商定下來。

初七晚上,張老財在屋中盤算學堂費用開支,突然燭花一炸,陰風襲來,他心中一悸,看到十名衣著破舊的大漢跪於床前,燭火之下,竟然不見影子,心忖道,難道是鬼魂不成?
Advertisements
為首大漢叩首說道,“張善人,我們這廂有禮了,我等生前皆是刀客強人,雖立志殺盡為富不仁之徒,卻也害死過一些無辜村民,後和另一夥山賊火併,命喪於此,已近兩百年,不得輪迴,明日,善人挖地時,有十具骨骸,便是我等,乞求善人為我們做場法事,不致繼續做那孤魂野鬼。”

張老財道“死者為大,”同意下來。

這十人拜謝,而後消失不見。

張老財驚醒,原來是黃梁一夢,自己這幾天忙於學堂之事,累得趴在書桌上睡著了。

次日,他先去縣城聘請學堂先生,回來的晚些,突然憶起昨夜那個怪夢,忙趕到工地,卻見那些民工正對著幾具骨骸指指點點,多是詈罵之言,說怪不得附近老是鬧鬼,原來是這些死人作祟,將它們堆成一處,正打算一炬付之,張老財連忙阻勸,眾人看他面子,才停下手來。
Advertisements


張老財找了個懂行的仵作,重新拼兌,果然是十具屍體,心裡驚駭不已,最後覓一地方,將他們入棺下葬,做了幾日法事。

而後,這十個亡魂又在夢裡拜謝而去,那為首的山大王道,“大恩無以為報,聽說令郎文武雙全,在下曾藏有一張寶弓,若是不嫌,便送於令郎,細小謝禮,不成敬意,它現埋藏於城隍廟後面那株大樹下。”

張老財醒來後,將事情告知兒子張齊。

張齊大喜,一早便去尋覓寶弓,一番周折,果然在城隍廟樹下挖出一副長錦盒。

寶弓裝於錦盒裡,雖有兩百年未見天日,張齊拿在手上,卻分明感到自己的血骨,和寶弓合二之一,心裡暢快,不禁仰天長嘯。

每日身負寶弓,試其威力,過了一段日子,張齊從一好友家喝酒至三更,獨自歸返,路過一條大河時,突然看到兩人,暗中尾隨於一婦人身後,看其行徑,意慾不軌,張齊算了算距離,自己走過去,將這兩惡徒打跑,時間餘裕,剛想到這裡,背後那把寶弓,突地跳動了一下。
Advertisements


張齊自言道,也罷,就以箭射之。

於是搭弓,一箭射去,平日他箭法極準,此番瞄的是離婦人較近的那名尾隨者,羽箭射出,卻不知怎麼回事,竟然飛偏了,釘在婦人的臉上。

張齊大驚,暗道壞了。卻在此時,那婦人哀嚎一聲,突然變成了一個比那兩個尾隨者還要大上一倍的怪物,身形瘦長,似個野人,繼而僕地不動。

身後那兩位,見勢不好,跳入河中不見。

張齊恍然大悟,原來它們三個都是水鬼!前面那個變成年輕婦人,若路人跑去相救,恰好落入它們的圈套,但見這水鬼身形巨大,加之偷襲,饒是身經百戰的好漢,也架不住它們聯手,況且,到了河裡,這水鬼的力氣更大,若方才不是一箭射偏,正中這大鬼面門,自己的小命也便交待了。
Advertisements


回家後,將經過告訴父親,張老財聽得膽戰心驚,次日又去那十座新墳,祭酒燒紙相謝。
Advertisements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