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航的老娘突然去世,他連夜趕飛機回到老家。到家時,老娘已經躺在了冰冷的棺材裡,他悲痛萬分。


張航是個孝順的兒子,雖然一直在外面打拚事業,很少回家看望老娘,可老娘及其弟弟張行全家的生活費,張航郵寄的錢都夠花。

張航是老娘的驕傲——有錢有事業。

Advertisements

守靈到下半夜時,張航讓弟弟張行去睡一會。他獨自一人望著牆上老娘的照片,想起了很多往事,淚水模糊了雙眼。

張航抹抹眼淚,再看看老娘的棺材,突然,他看到棺材旁有個圓洞。

「這棺材是壞的?」張航一驚。

他揉揉眼睛,湊到棺材跟前,那個洞正在慢慢地,越變越大,大得可以裝下一個人的頭。

不知道為什麼,張航一下子被那洞吸引了,他把頭伸了進去……

令人咋舌的是,棺材裡面卻是另外一番景象。

那是一個高級酒店的包間。包間裡有七、八個人圍坐在飯桌前,推杯換盞,談笑風聲。而張航就像是在看一場電影,他們之間隔著一道幕布。

 

這樣的場景,張航再熟悉不過。幾乎每個晚上,他都要在那裡吃飯,喝酒,談生意。每次他都喝得迷迷糊糊,不知道怎樣才回到的家。

Advertisements

一大桌子的人,什麼張總,李總,王總……他只記得能給自己帶來利潤的人,其餘的都不認識。

這樣的場合,必須得有漂亮女人。只見一個很有氣質的女人正在逐一地給大家倒酒。

 

「趁張總不在,多給他倒點。」一個戴眼鏡的老闆說。

他所說的張總坐在主人的位置上,正在張航納悶是什麼人時,包間門開了,年輕的張航從外面走進來。

棺材外的張航蒙了,原來他在看自己生活的回放,而且是在老娘的棺材裡,這也太驚悚了。他嚇得想退出來,可是不知何時棺材上的洞變小了,他的頭縮不回來。這可把張航急壞了,他用力扒著棺材,可卻是徒勞。他拍動棺材,想叫人來,可無論弄多大響聲,也沒有人來。


 

而棺材裡面的包間卻發生了一件事,年輕的張航坐在位置上,倒酒的女人故意把酒倒在了張航的衣服上,張航和女人連忙去擦衣服,而女人做了個小動作,她往張航衣兜里塞了一張紙條。

Advertisements

張航記得這事,那是他第一次出軌。他還有些罪惡感,可是,生意越做越大,這種上趕子的女人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年輕,他習慣了。再說,老婆從來沒跟他吵過架,她也許知道也許不知道。


張航正在思索著,棺材裡突然黑了,一陣恐怖的冷笑聲嚇得他後背發涼。

Advertisements

「那個叫張航的做生意使用奸詐手段,閻王為啥不判他死。」

「還不是他的孝心讓他多活了幾年,他老娘死了,估計他也快到壽了。」
 

張航一聽臉都綠了。這些年,他為了錢是做了一些昧良心的事。

這時,棺材裡又變回了張航小時候的場景,老娘坐在炕上,笑眯眯地看著張航。

張航又驚又喜,眼淚掉出來。「娘,我想你。你怎麼走得這麼突然?」

老娘嘆口氣:「一直以來,我大兒子是我的驕傲,可是有天晚上我做了個夢,夢裡有人告訴我你這些年做的事,折了你的壽,我著急啊。我去求閻王,看在你的孝心上給你一次機會。你剛剛所看到的,聽到的,你有什麼想法嗎?」

張航說:「我很怕。」

 

老娘說:「從今往後,你要學會舍,有舍才有得。明白我的意思嗎?你是我的驕傲,也是我最惦記的人。老二一直生活在我身邊,我卻沒有照顧好你,這是我最後為你做的事。兒啊,好自為之。」

Advertisements

 

老娘說完這些,棺材裡又變黑了。張航大喊著:「娘,娘……」

一股力量把張航推出了棺材,張航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摸摸脖子,再看看棺材,竟然是完好無損,根本沒有洞。

「大哥,你咋坐地上呢?」張行扶起他。

「你睡醒了?現在幾點了?」張航問。

 

「我就是去了趟廁所,抽根煙。最後陪陪老娘,咋也不能睡啊。」

張航看看時間,原來也就過了不到十分鐘,可是經歷的事卻是讓他從死到生。

他向老娘磕了三個頭,心裡說:「娘,我懂你的意思了,謝謝。」

從此以後,張航的心態徹底改變了,他聽老娘的話,懂得了捨棄。給員工增加福利,改善員工宿舍,他還捐助希望工程。遠離聲色犬馬的生活,回歸到家庭中。

張航的改變讓生意夥伴很奇怪,可是並不影響張航的生意往來,他不再急功近利,生意反而越做越好。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