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楠在城中村租了一間門臉房,開了家小超市,生意還算不錯。

(示意圖)

 

唯一鬧心的就是隔壁住了一個撿破爛兒的老阿婆,那老阿婆得有七十多歲,拎個拉桿車整天到處逛,啥都往家裡撿,那味兒就不用說了。

鄰居們對她的意見很大,可又不好意思跟一個孤老太太過不去,都忍著。

Advertisements

這天,不知是誰在她家門口放了個香蕉皮,阿婆出門正好踩上,狠狠地摔了一跤,半天沒爬起來,劉楠看到了,急忙叫了輛車,送她去醫院。

 

老年人骨頭脆,這一摔就把阿婆小腿骨摔裂了,要打石膏。阿婆一聽就急了,也顧不上疼,說:「這可不行,我可養不了,我得賺錢吃飯。」

「您的孩子呢?不能來照顧您嗎?」劉楠蹙眉。

阿婆失落地說:「死了,都死了。」

石膏還是打上了,劉楠又把她送回家。第一次進到阿婆的家裡。屋裡東西竟然擺放僅僅有條,不像院裡那樣雜亂,只是每一樣都那麼舊。
 

阿婆看著自己的腿,滿臉愁容。這一時半會兒的是無法自理了。見她這樣子,劉楠心裡有些不是滋味,說:「阿婆,這些日子我會多做一份飯菜給您送過來。」

Advertisements

回去後,他就去買菜,給阿婆熬了骨頭湯。阿婆在吃飯的時候,眼淚都掉下來了。主動講起了她的往事。

她曾有一個兒子。三十歲那年得了肝癌,發現已是晚期,兒媳把兒子伺候走後就離開了。

她的老伴五年前也去世了。只剩下她一個人,靠低保和撿破爛兒勉強度日。

Advertisements

(示意圖)

 

真是可憐,劉楠聽得心裡酸酸的。他也是一個人,父母早就去世了,眼看著快三十的他,連個女朋友都沒找到。

打那以後,劉楠承包了阿婆的三餐,他很用心,仔細去觀察阿婆吃什麼不吃什麼。阿婆要給他錢,他死活沒要……

 

這一幫就是十年。這十年裡,他娶了一位善良的女孩,女孩跟他一起照顧阿婆,她的廚藝很好,做出的飯菜,他們都喜歡吃。

上個月,八十四歲的阿婆在睡夢中去世,沒有一點痛苦。劉楠夫妻幫她辦了後事。
 

這天,一個自稱是律師的人來找劉楠,他拿出一份遺囑,說是阿婆託他立的。阿婆把家裡所有的東西,包括那套七十多坪米的房子全部留給了劉楠。

在清理遺物的時候,劉楠驚訝的發現阿婆那些破舊家當裡,竟有不少老物件,他特意拿了一張發黃的畫去鑑定,得知是清末的一位畫家畫的,至少能三十萬。

Advertisements

裡裡外外的算下了,加上房子,至少得上百萬。

劉楠只留下了房子,把老物件都捐了。有人說他傻,他不在乎,他說做事不是給別人看的……


(示意圖)
Advertisements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