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歲女孩喊肚子疼,父親帶她到醫院檢查,醫生瞞著父親報了警。




蘇涵的爸爸和媽媽一年多以前離婚了,當時蘇涵還不滿三周歲,根本不明白離婚的真正含義。

 

當時爸爸費了老大勁才爭取到蘇涵的撫養權,蘇涵的爸爸是個溫柔體貼的男人,對小蘇涵照顧的無微不至。

 

就是爸媽沒離婚前,也一直是爸爸對蘇涵照顧的多,大部分時間都是爸爸陪伴著小蘇涵。

 

蘇涵的爸爸在市文聯工作,平時工作也就是到單位裡去一趟,大部分時間就在家裡搞創作。

 

生活雖然單調也沒多少活躍的情調,但歸根結底是溫馨的。

 

蘇涵的媽媽則是個職場達人,當初就是厭煩了和蘇涵爸爸整日悄無聲息的過日子才離婚的。

 

四歲女孩鬧著肚子疼,爸爸帶她去醫院檢查,醫生瞞著爸爸報了警

Advertisements

 

但爸爸不是那種一棵樹上吊死的文字工作者,創作遇到堵塞的時候就會果斷的停下,陪蘇涵去外邊玩耍。

 

爸爸帶著蘇涵出去玩還是有很多樂趣的,只不過那種樂趣有許多成年人不以為然。

 

和媽媽離婚後,蘇涵的爸爸又娶了同單位的一個女的。

 

那個女人外表冷靜,也俊美。

 

不大愛笑,有點傳說中的冷美人的樣子。

 

父親再婚後,依然還是以小蘇涵為中心,這一點在結婚前就和對方講好了的,對方也沒有提出什麼不贊同的意見。

 

就這樣,重組的一家三口日子過的安靜也溫暖。

 

後來蘇涵的爸爸也升了職,陪蘇涵的時間也就沒那麼多了。

 

蘇涵被送到了幼兒園,平時也都是後媽接送上下學。

 

四歲女孩鬧著肚子疼,爸爸帶她去醫院檢查,醫生瞞著爸爸報了警

Advertisements

 

但這段時間小蘇涵總是鬧著肚子疼,起初爸爸還以為小蘇涵吃壞了肚子,去衛生室開了點藥,由於工作忙碌了起來便沒太在意。

 

可是蘇涵每回見了父親都說肚子疼,俗話說再一再二不在三的,蘇涵的爸爸也開始著急了起來,於是就帶著蘇涵去了醫院做檢查,看到底得了什麼病。

 

但到了醫院醫生看一眼說沒大礙,就讓蘇涵的爸爸出去了。

 

不一會兒就來了許多警察。

 

原來小蘇涵跟著繼母經常被打,醫生看到小蘇涵傷痕累累的肚子後將爸爸支走仔細詢問了蘇涵傷痕的原因。

 

起初蘇涵吱吱嗚嗚的不說,但在醫生細心加耐心的詢問下小蘇涵最終吐出了真言。

 

原來都是繼母打的,還威脅不讓蘇涵告訴爸爸,要是告訴了就打死她。

Advertisements

 

醫生聽完小蘇涵戰戰兢兢的講述,看著她可愛而又浮現出幾絲成年人的悲傷的笑臉,眼睛裡濕濕的。

 

一咬牙就撥通了110,於是就有了後來警察的出現。

 

四歲女孩鬧著肚子疼,爸爸帶她去醫院檢查,醫生瞞著爸爸報了警

 

蘇涵的爸爸平時見蘇涵挺乖巧的,由於工作這段時間太忙所以沒太注意到蘇涵的細微變化。

 

直到警察的出現,他才知道這段時間小蘇涵遭受了多大的罪。

Advertisements

 

爸爸心疼的抱著蘇涵嗚嗚大哭了起來,小蘇涵還勸爸爸要堅強。

 

後來蘇涵的繼母便被警察刑事拘留了起來,蘇涵的爸爸也又一次離了婚。

 

他決定,在蘇涵嫁人之前絕不再考慮自己的個人問題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Advertisements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