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大多數人都生活在熙熙攘攘的世俗功利中,難以拒絕誘惑,不願推卻名利。如果有一個人,生活對他已經足夠磨礪,但他仍然以笑容面對困境,甚至拒絕了唾手可得的高薪工作,放棄了「改變命運」的捷徑,回到了家鄉成為一名鄉村教師,影響著每一個個體的命運,他就是最美教師劉秀祥。

Advertisements

劉秀祥是貴州省望謨縣高級實驗中學的副校長,但他更為人熟知的一個身份,則是12年前「千里背母上大學」的主人公。

1986年3月,劉秀祥出生於望謨縣弄林村,幼年時父親因病去世,母親因傷心過度患上了精神疾病,他快樂無憂的童年就此戛然而止。小學三年級時,哥哥姐姐外出謀生,母親病情加重,家庭生活的重擔全壓在了劉秀詳稚嫩的雙肩上。

劉秀祥的名字是他自己取的,「我是‘秀’字輩,我希望我和母親能夠平平安安,便給自己取名‘秀祥’」。

年紀輕、體格小,種不了地,劉秀祥便將自家的土地轉租給他人,租金為每年500斤稻穀,加上村裡發的救濟糧,他和母親的口糧有了保障。

1995年,劉秀祥走進學堂,尚且年幼的他篤定:只有讀書才能改變命運。

Advertisements

這種信念一直支撐著他,2001年小學畢業考試,劉秀祥排名全縣第三,但由於經濟原因未能入讀當時望謨縣最好的中學,而是以摸底考試第一名的成績免費入讀了縣城的一所民辦學校,並且帶著母親。

初到縣城時沒錢租房,他用稻草在學校旁的山坡上搭了間棚子,屋前空地上挖個坑,架上鐵鍋,便是廚房。

國中三年,劉秀祥放學後就去拾荒,週末則四處打零工,這樣每週能掙20多元,勉強維持母子倆的生活。

國中畢業後,劉秀祥考入了安龍縣第一中學,他帶著母親離開望謨,繼續求學之路。雖自詡為「da不歹匕的小強」,他仍第一次感到了恐懼和害怕,「一切都是陌生的,沒有認識的人,也不熟悉環境」。

Advertisements

初到安龍,劉秀祥身上只有600多元錢,那是他和老鄉去遵義修水電站掙的,但這並不足以讓他租下一間房屋居住。無奈之下,他以每年200元的價格,租下了農戶家閒置的豬圈。豬圈四面通透,他找來編織袋遮擋起來——就是家了。

和國中時一樣,劉秀祥依舊一邊努力學習,一邊利用課餘時間賺錢維持生計,他累並憧憬著。

但命運卻再次「捉弄」了他,大學聯考前一周,劉秀祥病倒,最終以6分之差落榜了。

大學聯考的失利讓劉秀祥內心滿是絕望,甚至想過輕生。然而翻看從前日記本裡的一句話讓他又看到了希望:「當你抱怨沒有鞋穿時,回頭一看,發現別人竟然沒有腳」。

「跟那些孤兒相比,我至少還有母親,只要她在,我就有家。」劉秀祥說,回家後能叫一聲「媽」,他就覺得很幸福。

Advertisements

他決定再戰大學聯考,並說服一家私立學校的校長接收他入校複讀。

2008年,劉秀祥考入臨沂大學(原臨沂師范學院),拿到通知書後,他抱著母親大哭一場。當年9月,他再次帶著母親北上山東求學。

世界以痛吻他,但他卻報之以歌。

Advertisements

拒絕55萬人民幣年薪,夢想比錢更重要

2008年,劉秀祥考上了山東臨沂師范學院,「千里揹母上大學」的事蹟,被當地多家媒體報導後,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反響。當時許多人認為,劉秀祥能依靠自己在城市找一份穩定的工作,和母親好好生活,或許就是故事最好的結尾。這曾經也是劉秀祥給自己生活的規劃:「畢業後在山東工作,讓媽媽不用再漂泊,不再回到貧窮的家鄉。」

Advertisements

劉秀祥說自己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人,當年自己帶媽媽上學的報導被媒體報導後,他發現學校的報刊都是自己和媽媽的照片,於是花了幾百元人民幣全部買了下來,「不希望別人同情我,很多人要給我資助,我也拒絕了。一個人活著不應該是讓人同情,讓人可憐,活著是應該讓人可親、可敬、可佩」。

上學期間,劉秀祥靠著發傳單、擺地攤、做家教賺的錢供自己和媽媽生活,每個月還給自己國中撿回收認識的三個弟弟妹妹寄錢,供他們讀書。在校期間,他收穫了道德模范提名獎「自強之星」等榮譽。

Advertisements

當年畢業後,曾有公司給劉秀祥開出年薪55萬元人民幣(約新台幣230萬)的優渥條件,但劉秀祥卻拒絕了。

他說當時是感覺到因為自己揹母上大學的事情被公開,引發人們關注,給其開出年薪55萬元人民幣的企業是在同情他。

當時的他出於自尊心拒絕了企業 「同情」的行為,但如果現在讓他倒回去選,他會比以前更加堅定。「如果我是自己應聘上的,我會去,但如果是因為我是帶著媽媽上學的小男孩所以你給我這份工作,我不要。」

隨後,劉秀祥在當地一家保險公司找到了工作,月薪一萬二人民幣(約新台幣5萬1),上級對他非常重視,還許諾將會培養他到管理層。

Advertisements

但劉秀祥資助的妹妹要放棄學業的消息,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她國三畢業,選擇不再讀書。其實當時我學費都寄給她了,我告訴她一定要讀書。就是因為她不讀書,所以我最後選擇回到了家鄉。」

因為這個事情讓劉秀祥深刻意識到:錢和夢想,究竟哪個更重要?「我想到了我自己,如果沒有夢想,那麼人生那麼多道坎,我早就倒下了,是夢想在支撐著我。」

劉秀祥希望通過自己這個活生生的例子,影響別人。

Advertisements

深信知識改變命運

回到家鄉後,劉秀祥考取了當地一所學校的老師。但現實跟他想象的總有差別。他回憶,當時考試合計總分700分,進他們學校的學生,高的300多分,低的100多分,基本來者不拒。「吞雲吐霧、玩遊戲、沉迷網路,他們的臉上寫滿兩個字:迷茫。」

為了點燃學生們的夢想,從不願提及過去的劉秀祥,開始用自己的故事激勵學生。他帶著學生去自己曾經生活的土屋,給孩子作勵志演講,他總是用同樣一句話結束自己的演講:「相信奮鬥的力量。」

因為這是他自身經歷的寫照。

當年生活的重擔壓在肩上,求學的辛酸可想而知,但劉秀祥始終堅強,從未放棄奮鬥。還在上學的時候,他就利用空閒時間上山挖藥材、做零工的方式賺母親的藥費和兩人的生活費。劉秀祥聰明好學,成績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

第一次大學聯考前,劉秀祥由於營養不良與身體超負荷運轉病倒了,以6分之差落榜。

失利的他也曾想過絕路,當他回顧自己過去時,看到自己在日記上寫下的一句話:「當你抱怨沒有鞋穿時,回頭一看,發現別人竟然沒有腳。」

他決定再次參加考試,第二年,劉秀祥參加考試,終於如願以償,考上了山東臨沂師范學院。之後的故事,大家也都清楚了。

劉秀祥希望通過自己的故事,帶給學生們向上的動力。「我們都是大山深處的人,你可以在網上隨時找到我的存在,當你想放棄的時候,祥哥永遠都在那個地方。」

改變並不容易,尤其是在一個窮鄉僻壤,當地對義務教育的重視程度並不高。在教學之餘,劉秀祥利用假期進行家訪,騎著機車走遍了全縣的15個鄉鎮、街道,騎壞了8輛機車,給當地老鄉和學生做思想工作。在過去八年時間裡,在劉秀祥的幫助下,全縣共有1700多名貧困學生得到資助。

一開始,劉秀祥把自己的錢拿給貧困學生,後來,他找同事借、找當地的小老闆借,再後來,他充分發揮自己在外的人脈關係,整合資源。「一開始別人找我作演講,我不要錢,後來我要錢了,但錢不給我,我要求一場演講必須資助兩個學生,效果很好。有的時候我一天能講三場,那麼那一天就有6個學生能夠得到資助。」

「有一個女孩讀高二,放棄學業。我去了他家8次,都沒有說通。家長說沒錢,我說我出;家長還是不同意,說女孩是嫁出去的,讀書沒用。最後女孩去電子廠做了一年工,收入也不理想,終於找到我願意繼續讀書。我很後悔,如果當時我再堅持去第9次,也許她就不用受這一年的苦。」

現在的劉秀祥,已經是望謨縣實驗高中的副校長,他資助學生、宣傳教育,傳遞著愛與溫暖。劉秀祥始終認為,只有讀書才能改變命運,思想上的貧窮比經濟上的貧窮更可怕、更害人。

他最常對學生說的,就是「我能走出去,大家也一定能走出去,現在條件艱苦一點,不要怕,只要有夢想,有行動,未來一定會更加的美好,我們每個人都在努力,為自己,為家人和家鄉」。

當地的數據也印證了劉秀祥的努力,很多孩子成為了他們村走出的第一個大學生。

劉秀祥,也活成了一個可親、可敬、可佩的人,這,就是奮鬥的力量。

Facebook 留言版